<address id="hbdtj"><listing id="hbdtj"></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hbdtj"><listing id="hbdtj"><nobr id="hbdtj"></nobr></listing></address>
<noframes id="hbdtj">
<address id="hbdtj"><address id="hbdtj"><listing id="hbdtj"></listing></address></address>

<address id="hbdtj"><nobr id="hbdtj"><meter id="hbdtj"></meter></nobr></address>

<address id="hbdtj"></address>
    <address id="hbdtj"></address>

    校友解析|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城市傳奇,為什么說杭州的春天來了?

    發布時間:2019-01-10作者:訪問量:374

    編者按

    本文系任遠校友發布于浙江日報旗下“涌金樓”微信公眾號的一篇經濟解讀類文章,校友結合目前互聯網時代發展的大勢,以獨特的視角分析杭州在未來城市發展戰略的走向。時值年初,本網站全程轉載該文,傳播校友智慧,聆聽校友解讀,以饗讀者。

      

    互聯網的誕生,極大地改變了人類的生活方式。在商業領域,最大的特點就是大量平臺型公司的崛起并開始主導經濟形態,谷歌、FacebookBAT均是典型的平臺型企業;與之相對的是如迪士尼這樣的內容驅動型企業。

      

      

    而如果借鑒互聯網時代商業組織的劃分理論,城市也可以做類似的區分。香港、上海是典型的平臺型城市,而深圳與杭州則是內容型或者內容創造型城市;前者是以運營和流量為導向,后者以孵化和產品為導向。

    同濟大學建筑與城規學院唐子來教授根據功能將城市劃分為門戶樞紐城市和產業中心城市兩個維度,諸如中國香港、新加坡等城市更側重門戶樞紐功能;而硅谷、西雅圖等城市/區域更側重產業中心功能。這一劃分與平臺型和內容型城市之分有異曲同工之處。

    國際化,是杭州這座城市的雄心。《杭州市城市國際化促進條例》提出,要建設具有全球影響力的“互聯網+”創新創業中心、國際會議目的地城市、國際重要的旅游休閑中心、東方文化國際交流重要城市。此前,全國還從未有一個城市,通過地方立法促進城市國際化。

    站上全球舞臺,在世界城市體系中,杭州如何尋找自己不可替代的位置?

      

    相比打造平臺杭州內容創造基因更強大

    互聯網時代,平臺型企業贏家通吃一家獨大,平臺經濟和平臺經濟學在近些年的興起也引得不少城市也提出打造“平臺型”城市的口號。

    對于杭州而言,是否也要做平臺城市呢?在我看來,杭州如果要在全球城市體系中找到自己不可替代的位置,更應該從企業孵化和產業中心入手,先做“內容型”城市。內容創造是杭州最具比較優勢的領域,也是杭州安身立命的根本。

    從歷史上看,杭州一直是江南重要的絲織、糧食生產中心,并孕育出了具有鮮明地方特色的歷史文化IP

    新中國成立后,杭州通過打造輕工業和高新技術產業中心,發展民營經濟服務于國家發展大計,并培育了一大批蜚聲海內外的知名企業,連續16年蟬聯入圍“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企業數全國城市第一名,這表明杭州自身蘊含著強大的企業孵化和產業中心的基因和發展潛力。

    而歷史上江南地區真正具有長期全國影響的門戶城市一直分布于“南京-上海”軸線(南京、揚州、上海)。杭州作為都城時間短暫且遙遠,之后長期只作為浙江省會存在,加之缺乏成為全國型門戶樞紐城市的地理和空間要素,作為門戶城市的影響力一直局限于長三角南翼。

    由此觀之,相比打造平臺,杭州內容創造基因獨特,也更強大。

      

    互聯網時代內容型城市的春天來了

    以信息產業為代表的第三次工業革命的興起,雖然造就了大量平臺型公司,但從城市的角度,卻是推動了內容型城市的崛起,這些城市孕育了大量平臺型公司。

    舊金山、西雅圖、班加羅爾等缺乏成為全球門戶樞紐要素的城市,依靠自生強大的企業孵化和內容產生能力,成為了新一輪國際城市競爭中的佼佼者。

    如果說在傳統的工商業時代,平臺型城市風光無限,典型的如香港、新加坡,通過打造服務要素便利流動的平臺,成為全球城市網絡體系的關鍵樞紐節點,將平臺城市的概念做到了極致。那么在新時代的全球城市競爭中,由于互聯網極大拉平了信息鴻溝,使得門戶樞紐的作用較過去弱化,善于孵化和培育內容的城市迎來了發展的春天。

    事實上,“世界城市”理論的提出者、國際規劃界泰斗約翰·弗里德曼(John Friedmann)在其對于世界城市的闡釋中,也最為強調一個城市的本土企業在全球企業網絡中的中心作用。

    僅僅是全球資源配置中的“碼頭”并不能支持一個城市永立卓越城市的巔峰,當好全球要素和資源的“源頭”,才能讓城市擁有更強大的、可持續的競爭力。

    實際上,香港、新加坡兩城重平臺、輕內容的發展模式,在新一輪的城市競合格局中已經體現出其短板,其資源生產和配置能力落后于資源集聚能力使得它們難以在當今的全球城市等級格局中更進一步,挑戰紐約、倫敦的地位。

    而紐約、倫敦之所以能在?9188彩票 乐彩客彩票 | 金利彩票 | 大彩彩票 | 千禧彩票 | 财富彩票 | 新生彩票 | 博乐彩票 | 599彩票 | 58福彩 | 9彩彩票 | 众富彩票 | 万达彩票 | 大地彩票 | 001彩票 | 乐合彩票 | 爱购彩票 | 万森彩票 | 乐彩彩票 | 彩29彩票 | 幸运彩 | 1396开奖 | 万彩吧 | 亿客隆彩票 | 大发彩票 | 乐彩网彩票论坛 | 神州彩票 | 天天乐彩票 | 盛兴彩票 | 鼎盛彩票 | 金沙彩票 | 万彩和彩票 | 旺彩彩票 | 九州彩票 | 微彩 | 利赢彩票 | 500彩票网 | 天冠彩票 | 093彩票 | 599彩票 | 新乐赢彩票 | 鼎鼎彩票 | 万达彩票 | 蚂蚁彩票 | 盛宏彩票 | 彩8彩票 | 运盛彩票 | 财神彩票 | 九五彩票 | 微彩彩票 | 好运彩彩票 | 网投彩票 | 608彩票 | 博创彩票 | 星空彩票 | 人人彩票 | 608彩票 | 大富豪彩票 | 乐彩彩票 | 苹果彩票 | 92彩票 |